神州顺利办创始人彭聪:把企业从此岸摆渡到彼岸,帮助其发展壮大

来源:赛迪网作者:赛迪网发表日期:2017-08-07 13:12:17

2017年8月1日,“商务世界·中国商务服务大会”——2017夏季峰会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开幕。本次大会由商务部流通产业促进中心、中国国际商会共同发起指导。本次峰会是全球首创以“商务服务”为主题的品牌会展,致力打造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商务服务全生态产业链。神州易桥董事长彭聪出席本次峰会并发表主题演讲。

1.jpg

神州顺利办创始人 彭聪

以下为演讲实录:

首先,非常荣幸参与此次峰会,谢谢大家!

其实顺利办跟在座的很多嘉宾一样,我们都是从事着面向企业、为企业提供商务服务领域的公司。其实我们所有从事商业服务的企业家们都会有两个共同点:第一个共同点,我认为叫感同身受,也就是说我们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创业者,我们感受到经营企业的痛苦,所以,我经常把这个话题比喻成叫我们跟中国的很多企业一样,我们感同身受。第二个共同点,我们在做一个渡人渡己的工作,我们通过陪伴着这些万千企业成长过程中,实际上我们也在自己成长,我们伴随左右。所以,谈到这个话题时候非常有意思,我们看到成功企业家起高楼、唱大戏的时候,我们默默无闻帮助他们做加速工作,我们看到很多创业者走上舞台拉开序幕,我们在默默无闻帮助他们做孵化运营。所以,再次感谢大家!我认为今天参会的嘉宾才是这个时代的工匠和手艺人。

因为时间非常紧了,一般我非常希望花更多时间分享,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讲三个维度的话题:第一个维度的话题,如何看待中国经济?第二个维度的话题,如何看待当前中国企业现状?第三个维度的话题,如何看待今天一起参加的大会的主题——商务服务?

2.jpg

第一,早上来的时候看到这个宣传片,我个人非常震撼。这个宣传片从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展现了何为商务服务,它是通过帮助别人从而创造价值,从这个维度来看,我认为大家都是非常值得受人尊重的人,因为我们帮助了很多别人去成功,从而,我们创造了属于我们的社会价值。我们在看中国经济发生什么的时候,其实中国经济非常复杂,这是很多专家、学者讨论的话题,我只能从第三方作为企业公共服务平台神州顺利办角度讲我们是如何看待这件事情的,首先是产能问题,其实我们看到了,从1978年第一家民营企业的诞生到1999年中国整个内需的疲软,朱总理加大外贸,三架马车,还有房地产改革,还有基础建设,其实这就出现一个场景,全球中国造,到处MADE  IN  CHINA,还有萧山、义乌等,我们依然成为中国经济的一个新引擎,这是1999年。但是,到现在为止,我们看到中国依然面临产能过剩,早晨大会宣传片上,我们看到了“一带一路”,这时候又得提到专家了,很多专家对“一带一路”的看法是不一样的,有人认为是中国要树立大国形象,也有人说这是要解决整个供应链的延展,也有人说这是亚投行进一步投资未来所有企业,当然,还有人说中国钢铁、水泥太多了,必须得输出去。每个人的看法不一样,我只能表达我的看法,我认为从“一带一路”角度来讲,更多的是一种文化的传导,我们必须让哈萨克斯坦、让西班牙马德里人会说温州话,他能够跟我们坐一个板凳上,这样才能做到强文化的传输,才能进一步把中国造的东西卖出去,才能够解决我们产能的问题。所以,我认为“一带一路”的文化气息很浓,它要重筑丝绸之路的辉煌,要把中国文化进一步传递出去。

第二个话题,整个经济布局其实并不合理的话题。在这个维度,我们看到经济高速发展的30年过程里,人民的生活非常美好,但是,整个产业布局偏野蛮式生长,刚才大鹏市长讲云南瑞丽,其实我非常有感触,因为整个中国正在经历着城市要进行中心的定位,政府要从监管向服务政府转型,像我刚才看到大鹏市长根本不像市长,他更像CEO,他在运营、经营城市,他考虑的是如何可以重筑产业结构基础设施,如何帮助更多企业在我的城市里生存和发展,从而可以解决城市的财政收入问题,解决未来经济发展中多标签和定位问题,从而来解决城市的问题。所以,在中国我们看到整个产业布局的重新划分。当然了,这个划分非常有意思,像我们今天经常会说贵州的大数据、浙江的医疗医药、霍尔果斯的文化传媒、深圳的高端服务,也包括云南瑞丽的创新。城市的标签必须得打上,能够更好地做产业集群分布,做好基础的产业发展平台。当然了,非常荣幸,神州顺利办与这些政府都有战略签约。我经常开玩笑,在神州顺利办百城千店体系里,你进了我的运营中心,可以看到布达拉宫的话,相当于你已经去了布达拉宫。中国产业布局涉及到重新划分的问题。当然了,问题很多,我很难展开讲,包括中小企业融资难、贷款难的问题,包括在中国人口红利正在逐步消失的问题。但是,从我个人角度来讲,我偏向于乐观,我认为中国人口红利虽然在渐渐消失,但是,在中国,人口素质红利正在到来,我坚信的是一代人一定比一代人更强,一代人在做一代人的生意,基于这点,我还是相对比较乐观。就像五天之前,7月27号,国家下发文件,需要进一步深入双创、四众国家战略,大家可以回头看看这个文件,我认为这个文件说得非常好,当然了,这时候专家学者又提出不同的意见,他们说整个中国不具备创业的环境,中国政府也不具备很多创新的基因,其实双创、四众有很多大炼钢铁的成分在里面。其实我不这么看,对于中国来讲,我们不去创新,我们不去创业,我们未来得有工可打才行,每年上千万的大学毕业生,他们涌入社会的时候,拿着一份简历,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就是为了谋求一个格子间,这不是他们想要的,他们本身一无所有,只要国家和政府把服务平台做得更好,只要在座的把商务服务领域里的服务做好,把平台做得更好,其实我们可以帮助更多的人,他们失去的只会是枷锁,他们获得的是海阔天地。基于这点,我认为双创、四众是必然结果,就像十八世纪美国西部大淘金一样,我们不关心它的对与错,最终结果使得克里夫尼亚州的繁荣,淘金者需要什么?需要铁锹、水、牛仔裤,在座的所有商务服务领域里的朋友们,我们是共同的要为企业准备好这些他们所必须的东西。

第二,对中国目前企业组织架构的看法。在互联网多今天,我相信大家每天都得改变,整个信息时代、互联网时代,已经将世界充分的扁平化,它会共振掉所有的节点,轮回正在被加速。所以,每个企业的生命周期已经不像以前了,以前是非常平缓的一条曲线,有生长的过程,有逐步衰落的过程。在整个互联网体系下,这条曲线变的扁平化了,轮回正在被加速。在万物互联的今天,我们看到了太多的共享经济,其实人类获取信息的方式发生了变化,未来中国所有组织,人在链接企业的时候会不会发生变化呢?就像我们看到北京街头的共享单车,五颜六色,仿佛在诉说着他们的故事,其实被共享的东西太多了,房子未来也要被共享。商务服务领域的嘉宾是最牛的,因为我们直接干的就是共享人的生意,我们就是把未来组织中的后系统、未来组织中的公共部分统一由我们共享,我们看到未来的组织会发生裂变,也就是组织多余的人会分离,我看到这些人在商务大会平台下会剧变,不管裂变还是剧变,都会产生很巨大的商业影响,这个商业影响就是神州顺利办的愿景,我们希望可以孵化未来所有的企业。

基于这点,我想得出的结论是什么?第一个结论,未来中国的企业也好,经营主体也好,都会裂变掉后系统,会交给第三方专业公司去做,不管是法律,还是广告。而第三方公司会很好地为企业提供基于抽象公共部分和整个一套组织结构的后系统部门的工作。从而使得在中国经营企业合法、合规、降低成本。第二个结论,我认为未来雇佣关系会发生变化,未来高端的人才不是靠钱能够获得的,像我们以前一样,我们经常说咱俩一起做公司,我给你钱,你需要去做,你为我做,而未来更多的是说我们是合伙人,我更认为未来是组织形态的竞争,在互联网的今天,从金字塔型组织,到新型组织,再到现在的指数型组织,组织结构不断推进,代表着未来在中国哪家公司的组织的竞争力越强哪家公司将获取到未来。这是我描述的第二个话题,如何看待未来中国企业和组织发生的变化。

第三个话题,关于我对商务服务的看法。今天到了很多嘉宾,也到了很多神州顺利办的联合创始人。我非常想描述一个话题,我们看到未来在中国一定会有第三方公共平台支撑中国未来所有企业的生老病死。我认为在座所有的工匠、手艺人都在商务服务领域从事很长时间,我并不关心你们从事的是财税、工商、法律、造价、评估、审计,还是办公用品、广告,我并不关心是什么,我们都是面向企业提供第三方服务,我们如何可以团结在一起形成一种生态,什么是生态?是基于整个价值、基于整个利润分配,我们共同把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打造成一个超级的孵化器,那么,未来让所有的企业只需要插到我们平台上就可以拎包创业,就可以更好地链接生态,我认为这是非常伟大的事情,这也是一个非常有情怀的事情。而我们在座的所有的商业服务领域的服务商们,当我们把靠关系赚的钱、当我们把靠信息不对称赚的钱、当我们靠劳动力低廉赚的快钱全部赚过来以后,悬在我们头上都有一把剑,什么能够加速我们未来的发展?我们必须能够在一个生态里共同发展,从而使得我们获客成本降低,从而使得我们跟客户的黏度增加,从而使得我们伴随客户、抢占客户的时间更强。所以,在我眼里,瑞丽市市长所描述的未来商务服务的宗旨是帮助亿万企业从而实现我们的成功。

对于很多参会者、我的合作伙伴们包括各个行业的商务服务领域的同行们来说,对于神州顺利办来讲,我们看到的是这是一个开放的平台,开放不仅仅是一种态度,开放更是一种能力,在未来的体系里,每家公司的价值观、体系是不一样的,对于神州顺利办来讲,我们关心的是我们帮助过多少企业,我们孵化过多少创业者。

讲完三个话题以后,因为时间关系,我可能需要结尾了。稍微讲一些情怀的事情,其实在中国经商挺难的,你发展快了会有问题,你发展太慢了也有问题,从宇宙定律的角度来讲,普遍存在三种模式:第一种商业模式,先做强再做大。第二种商业模式,还有一种模式叫只做强不做大,在全球能活过百年的企业大部分都在日本。第三种商业模式,先做大后做强,基本在中国,在中国就是这样,先把全北京黄色自行车铺满了,再说把细节做得更好,很多互联网公司,不管直播大战,还是打车大战,他们都在完成先做大再做强的过程,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我们会思考一家公司的价值是什么?一家公司的价值在于你帮助过多少人,一家公司的价值在于当失去你的时候很多人会舍不得你的产品、会舍不得你的服务,这才是在中国一家伟大公司所需要具备的基因。

最后,我希望用心经一句话结束我今天的讲话,这句话是梵语,中文意思是什么呢?中文意思是说:去吧,去吧,到河的对岸去吧,那里是美好的世界。商务服务领域的工匠手艺人,我们做的工作就是把企业从河的此岸摆渡到河的彼岸,去帮助到中国亿万企业发展壮大。

谢谢大家!